您当前位置:皇冠娱乐 >> 理论评论 >> 音乐评论 >> 浏览文章

音乐审美的生命意义

加入时间:2012-4-25 16:21:32 作者:王洪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字体:

     在音乐学院上学、工作,和音乐打交道这么多年,一直在我的心底有个疑问,音乐有什么用?我们为什么要学音乐?实际上我们面对音乐实践的许多疑问和困惑都和这个问题相关。比如说,为什么有人舍得进饭店花上百元甚至上万元吃顿饭,却从不舍得花钱买张CD或是购票看一场音乐会?为什么我们制定的以审美为核心的音乐教育理念,对音乐的审美到底能让我们的学生在音乐中获得怎样的提升?对于那些从事专业音乐工作的人,是否对音乐的审美价值有足够深度的认识,从而比一般人在对音乐的需求上更能得到满足?这些问题可能都关系到对音乐审美意义的理解和认识上,所以我今天就这个问题,结合我多年学习艺术美学的体会谈谈我的一点感受。

首先,什么是音乐?音乐是以人声或乐器的声音为材料,通过有组织的乐音在时间过程中展示的诉诸听觉的一门表现性艺术,它的基本手段是用有组织的乐音构成特定精神内涵的音响结构形式。

音乐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是伴随着人类生命和精神的展开而形成的一门艺术。

音乐的基本材料是乐音,而音乐的乐音是自然界里没有的东西。不管泉水如何丁咚,鸟儿如何歌唱,这些都不是音乐,也不是音乐意义上的乐音。音乐意义上的乐音并不仅仅只是物体有规律振动产生的具有固定音高和比较和谐悦耳的声音,还要有一定的关系和组织。这样的东西自然界没有,也无法提供。所以音乐完全是由人创造的,那么人类为什么要创造这样一个与自然的声音完全不同的声音世界呢?于是有了许多关于音乐起源的众多说法,有人认为音乐起源于劳动,有人认为音乐起源于语言,更多的学者认为音乐起源于巫术,巫术活动是指原始人利用虚构与想象的超自然力量来实现自己某种目的。音乐在原始人那里是以一种魔力,激发着每个人的情感和意志,用柴勒在《音乐四万年》中的话说对原始人来说,音乐并不是一种艺术,而是一种力量,通过音乐,世界才被创造出来。原始人在活动中表达劳动的勇气和热情,形成了原始共同体的精神氛围,表达对部落共同体的自我认同感,这也成为原始社会生命情感的发电机,所以音乐在它的原初就是人类征服那个未知世界的生命力量的体现。

 

现在我们看待音乐,音乐是声音的艺术,是艺术化了的声音艺术,这种艺术化的声音组合不仅构成独具特色的音乐的形式美,更重要的是它蕴涵着表达音乐美的艺术情感,音乐也是传递人类情感的语言。音乐审美教育就是以音乐为审美媒介的独特教育活动。正是通过这个审美媒介的运动和展现,完成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之间的审美情感的传递和交流,产生具有价值意义的联系。

作为音乐,无论是人声的歌唱,还是乐器的演奏,都是经过人的艺术加工之后,形成乐音的特殊表现方式。实质上,这种艺术化的加工就是将一种情感纳入声音中,而又将它鸣响出来,成为一种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纯粹音响,这在民歌当中表现得更为明显。也就是说,一个音乐的创作者将他已有的生命体验或在当时某个情境下的生命情绪用音乐的物质材料表达出来,创作的过程就体现了他的生命力量,而在表演中是否传达出这种生命力量,在欣赏者那里又是否能够感受到这种生命力量,这决定着在整个音乐行为中人在音乐中获得的价值多少。如果创作者呈现或表现的生命力量和欣赏者所体验到的部分高度重合,就会产生共鸣,所以也可以说,一个音乐作品从创作出来就预设者有人要寻求生命的共鸣,艺术就是透过作品寻求生命共鸣的一种行为。一个生命要讲出他的表达,然后另一个生命去寻求共鸣。所以从音乐本体来看,音乐不是模仿外部世界的艺术,也不是意指外在实在的本体,而是生命自身的音乐化,所以在音乐行为的各个环节都离不开人的生命活动,“创造音乐的过程是生命力量展开的过程,鉴赏音乐是体味生命状态展开的过程。”在音乐里可以阅读不同时空的不同生命观,从而丰富了我们自身的生命。这是对音乐审美应有的生命认识。

那么蕴含在作品中的生命力量怎样才能感受到?需要体验,为什么需要体验?

人的生命活动具有内、外两个方面,即外在的日常实践的一面和内在的精神性的生命活动。也就是说,人不仅仅是实体的存在,更是精神的存在,人的精神性存在也是体现人的生命意义的一种存在。可是在我们的这个时代,在现实生活中,人们追求物质享受,物质性生存几乎成了生存的全部意义所在。如果人失去了内在生命的感受与激发,就会导致内在生命体验的缺乏,会造成人的内在生命的消沉、萎靡与麻木,我们可以看到,在当今社会上,我们的国民幸福指数并不高,我们的思想比较麻木,对精神生活的需求不高,多数人不能认识到艺术对我们的精神世界拯救的意义所在。事实上,我们只有不断地感受和激发内在生命,生命的力度才能不断增强,精神不断提升,我们的生命才能更加充实。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需要艺术的体验,而音乐艺术就是最佳的审美体验的媒介。

从音乐艺术的本体来看,首先,音乐的物质材料具有非对象性、非语义性的特征。音乐的声音特性远离语义、概念的规范,从而使音乐与外在的对象世界的联系最为疏远,而使声音对人的内在的指向性尤为强烈,一首“二泉映月”的二胡声一响起,就直接逼向我们的心灵。历史上,许多艺术家、哲学家都注意到了音乐与人的精神世界的密切联系。叔本华在其哲学思想中曾高度赞颂音乐,他认为“音乐不同于其它艺术,决不是理念的写照,而是意志自身的写照”。[1]也就是说,音乐不依赖现象世界,它与外在对象世界的距离最为疏远,而是直接表现了人类内心的意志过程,因此它比摹仿物象的其它艺术更为深刻;康定斯基也十分崇尚音乐,他的抽象主义绘画理论就是将音乐作为绘画追求的目标,他说:“在渴望能艺术地表现自己的精神生活时,一个不满足于再现事物和自然的画家,会情不自禁地羡慕音乐——这门目前最缺乏物质性的艺术竟然如此轻松地达到了这一目标”。[2]音乐艺术的独特性正体现在它能在展开其自身的同时,轻而易举地将人迎入内在情感体验的精神世界。因此杜威说:“音乐是最直接的艺术”。

其次,音乐的存在方式很特殊,它是非空间的“意向性”存在。也就是说,音乐与现实世界中的现实对象有很大的区别,它是非实在的对象,它必须更多地依附于人的意识活动。这样,音乐作为一种“意向性”对象就与人的内在心灵的体验尤为密切。可见,音乐本身物质材料的特性,存在方式的特性使音乐成为最佳的审美体验的媒介。音乐艺术似乎在召唤着“言有尽而意无穷”的体验力量。

所以,音乐在所有的艺术门类中,是最抽象、最神秘、最直接、最纯粹的艺术。也是最能体现生命意义的艺术。所以,音乐艺术之于人,是不可或缺的。一个民族,如果从来没有艺术,没有音乐,没有音乐审美活动,没有音乐审美教育活动,就不会生活得象人一样,或许只能算是生存。

这种对音乐艺术的生命体验活动,赋予了音乐审美以超越性和自由性的精神品质。因为审美体验是不直接介入物质领域的,它指向的是人的内在世界,它不断扩展着人类的内在世界和精神生活的领域,他丰富了我们的生命情感,能够把人从狭隘的功利欲望中解放出来。可以说,没有任何一门艺术在表达情感上比音乐更直接、更集中、更心灵化,所以音乐教育的本身就应该是情感教育,这种情感教育又是一种陶冶情感、净化心灵的过程。所以,在当下,国民的精神性需求层次不高,几乎落入到一种享乐主义的审美价值观,而现实的物质满足是不可能真正满足人的精神追求的,理性也不可能解决生存意义问题,所以,音乐教育可以不断提升人的低层次欲望,不断超越人的精神层次,在对音乐体验中,锻炼了人的感受力,唤醒了人对美的感悟,以一种新的精神状态超脱物质世界,并能唤醒生命,激扬生命和升华生命。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这个时代离不开音乐,音乐仍是我们生命的需要。

所以我们每个音乐工作者特别是从事音乐教育的人,应该存有这种观念上的自觉意识,在我们的音乐教育中要重视对音乐生命情感的领悟,虽然对音乐的体验需要了解音乐的语言,需要通过一定的学习获得艺术的训练。但这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要注意不能片面以技术化、工具化的训练来学习音乐技能,把人对音乐的审美退化为音乐知识和技能的学习和背诵,用对音乐的认识代替对音乐内涵的体验感知,如果这样,音乐审美教育活动就发生了音乐与人相分离的质变,这就改变了音乐审美教育初衷,抹杀了音乐艺术对人的生命的创造价值,如此下去,音乐艺术之于人,不仅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也将最终扼杀学生的情感体验的需要。

另外对于我们成年人要学会主动寻找经典的音乐,主动参与音乐活动,主动走进音乐厅,学会打开耳朵倾听音乐,寻求情感的体验,去争取生命的富有,这个过程需要一点点去体会,需要学习,需要关注,更需要有对音乐体验的生命意识。今天我们的身边不乏音乐的存在,但我们的音乐环境几乎被流行音乐所充斥,如果不加选择地被动接受音乐,很容易使我们流于通俗的,肤浅的音乐,被动欣赏会使我们的听觉能力和心灵的体验能力得不到开发,不会越来越敏感,反而会变得越来越麻木,无法真正走进音乐的世界。

最后,我相信一个寻求生命价值和意义的人,一个向往精神超越的内心充实的人会主动走近音乐。

 



[1] [德]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石冲白译,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第357页。

[2] 于润洋:《现代西方音乐哲学导论》,湖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52页。

 


版权所有:皇冠娱乐官方网站 辽ICP备88888888号
2012 © www.024music.com   by Kaba.